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权欲道:官场的权色与天道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64 说谎者

    64说谎者

    刘亦东把石头领进了政府大院,石头虽然跟了彭斌多年,也算是见多识广,各种高档场所没少进,但是政府部门他还真没进来过。一个商人再牛逼,到了政府里面也是被管理者,能让你进门已经不错了,你还弄个保镖,就跟堂堂衙门之中也有人要害你一样,或者说似乎你弄两个保镖就能保你平安一般。

    石头没进过政府大院,一次都没有,进来第一句话说的是,这么破啊。

    刘亦东瞪了他一眼,此时他正在保安室里面填石头的拜访信息,填好之后,领着石头走了进去,刘亦东说,你以为政府什么样。

    石头说,那还不是气气派派的高楼大厦,这可是一个市的脸面,要是我是领导,我一定倾尽全市的力量修一个豪华的宫殿。

    刘亦东说,你倒是想,百姓乐意么?

    石头说,百姓怎么了?政府修好了他们也荣耀。

    刘亦东笑着骂了两句,然后说,就你这个觉悟,一辈子都当不了大官。

    石头说,你别看我这个人笨,我这话也不是毫无理由,我走过很多个地方,跟着彭斌天南海北到处乱逛,我发现村里面最好的建筑是村长家,市里面最好的建筑就是市政府,我不懂,彭斌说这是脸面,而且还关系到风水。他很信这个,我不信。

    刘亦东说,一会儿进去你可别胡说,问你什么说什么,听到没有?也不许说脏话。

    石头点了点头,憨憨一笑。刘亦东松了口气,领这种江湖人见孙开志,本来就是在冒险。刘亦东领着石头走了进去,孙开志说,这就是石头?

    刘亦东点了点头,他可不放心把石头跟孙开志单独放在一个房间里,万一石头哪根筋搭错了,打了孙开志一顿,自己算是毁了。所以刘亦东招呼石头坐下,自己则站在一旁,孙开志说,石头同志,我们是不是见过?

    石头说,孙书记,见过一两次吧,都是跟着彭斌见过的您,不过我们就是保镖,算是陪衬。

    孙开志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,彭斌最近怎么样?

    石头脸色变了,他咬着牙,刘亦东看到他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,这让刘亦东吓了一跳,他急忙把手搭在了石头的肩膀上。石头抬头看了刘亦东一眼,然后对孙开志说,他可能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口气并不好,表达得恨意也十足。孙开志听得出来,却故意问了一句说,怎么了?

    石头说,彭斌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说我出卖了他,然后他找人要杀我,要不是刘哥带着警察过去,我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孙开志哦了一声,然后问,这样啊,这其中可能有误会。彭斌这个人我还算了解,生性多疑,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,他开始怀疑身边有人出卖他了吧。这样,既然你到了市里,只要你肯作证,你的安全我孙开志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石头愣了一下,抬头看了看刘亦东,然后说,刘哥,可没说让我指证彭斌啊。

    刘亦东也愣了一下,孙开志突然这么说,一定有着他的深意,但是孙开志一直以来的用意之深是刘亦东根本就无法触碰的,刘亦东犹豫了一下,孙开志这么说,自己该怎么说?

    石头见刘亦东也不说话,他说,孙书记,我不会作证指认彭斌,虽然他要杀我,但是他负我,我不能负他,江湖的事情江湖解决,他当初给了我一个工作,一个可以生存的空间,我就不能利用这份工作而去出卖他。

    孙开志笑了,他突然反问道,江湖的事情江湖解决,哪里还有江湖?

    石头很着急,他不知道孙开志到底是怎么想的,他说,对于我来说,到处都是江湖。刘哥救了我,我欠了他的命,他问我当天608是什么事,我都一一回答了,他让我作证,这也可以。我知道有危险,但是我不在乎。这就是江湖。我不知道别人眼中有没有,反正我知道江湖在哪里。

    孙开志点了点头,然后说,那你说官场是江湖么?

    石头又愣了,他再一次抬头看了看刘亦东,其实刘亦东也不知道孙开志说的话背后隐藏着什么深意,他理解不了,而石头又一眼一眼看他,刘亦东觉得这样很不好,似乎石头是自己的傀儡一般,这很容易让孙开志觉得石头是自己专门叫来作证搞孙二娘的。

    刘亦东说,你们先谈,我出去处理点事情,说完也不管石头的眼神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头看刘亦东走了,他独自面对孙开志,知道自己不回答不行了,他说,我没当过官,我不知道官场是什么样子,但是我当年的师父说得很好,有人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孙开志轻声重复了一遍有人就有江湖这句话,他点了点头说,说的很有道理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,有纷争的地方就需要解决,这也就成了江湖。石头,你那天晚上在608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石头说,当天下午的时候,白百文给安妮打电话说矿里面有什么证据之类的,然后彭总安排我们晚上一起过去看一看。晚上我们过去,白百文居然在里面,说是他设计看看安妮到底是不是内奸。他们两个似乎有点意思,白百文说了几句莫名其妙地话就往矿里面走了过去,安妮也跟着走了进去。等我们出来的时候,发现洞口有几个人,彭斌一喊什么人,矿就炸了。当时我们都晕了,我的弟兄还给石头砸在脑壳上死了。当天晚上就这些事,不过我看到洞口的那堆人里面有一个人我认识,是孙二娘的手下,我们在一起赌过。

    孙开志哦了一声,然后说,那么晚,你能看清么?

    石头点了点头,他说,扶余县晚上一直都挺清凉的,当时洞里很黑,一出去就觉得很亮,我一眼就看到了。不过也就看到一眼,随后我就晕了。

    孙开志想了想,然后说,我听说你到市里来,孙涛找过你的麻烦。

    石头说,孙涛是谁?

    孙开志说,就是你说的孙二娘,扶余县的矿主。

    石头啊了一声,然后说,就前几天,他花一百万买我的命,我差一点死了,还是刘哥救了我。

    孙开志说,你怎么知道是孙涛要你的命?

    石头说,道上的朋友说的。

    孙开志追问道,那你为什么不躲起来?

    石头说,我躲起来了,但是还是让人找到了。

    孙开志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,石头,你是不是觉得官场里面大多数都是蠢人?都是那种高高在上不知道百姓疾苦的人?

    石头摇了摇头说,我不知道,我对官员没有什么交集,我也不知道都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孙开志笑了,他突然问回了第一个问题,他说,你为什么不告彭斌?

    石头说,我说过了,他不仁我不能不义,他给了我工作,让我跟他在一起,我就不能利用这些去搞他。

    br/>

    孙开志长长地哦了一声,然后说,你或许骗得了刘亦东,但是你骗不了我。从最开始到现在,你跟彭斌一直都在演戏对吧,彭斌为了让你当这个608的证人也算是费尽心机。刘亦东是被你骗了,但是我看的很清楚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?

    石头有一些惊慌,他说,我没有骗刘哥,我为什么要骗刘哥?

    孙开志说,你有很多个理由会骗刘亦东。刘亦东跟了我这么久,我很清楚他的为人,他太善良又太莽撞,所以你跟彭斌设计骗他,虽然破绽百出但是还是让他深信不疑。彭斌为了保住608可以做一切,你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。

    石头说,我真的没有骗任何人,我跟彭斌不共戴天之仇,我早晚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孙开志笑了,他看着石头,然后说,我刚刚问过你,你是不是以为庙堂之上都是愚钝之人?扶余县的进展我并不是只有刘亦东这一条渠道,我在另一个渠道听说过你,也听说了那一百万,这一百万是真的,黑道上传说是孙涛付钱也是真的,不过我已经查到,首付的三成根本就是走的彭斌另一个名字下的账户。当然,我不知道你通过什么渠道让刘亦东救了你,但是我相信这都是安排好的,先是找人把消息吐露给刘亦东或者某个跟他有关系的人,等到知道刘亦东要救你的时候立刻安排别人砍你。我说错了吗?要不要看一看银行账户?

    石头惊慌失措,他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盯着孙开志,但是孙开志脸上一直都挂着一种淡然的笑。这种笑容让石头害怕,他颓然地坐了下去,抱着头说,你说的不错,是彭斌让我做的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!!!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